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极速赛车怎么玩 > 产品四类 >

前中国首富李河君的三场豪赌:向前一步是传奇

作者:tor1198 发布时间:2019-03-20 21:44 浏览:

  作者丨市界 杨凯

  编辑|老拿

  论名气,李河君在首富名单中寂寂无闻;论争议,李河君绝对首屈一指。

  2014年和2015年,李河君连续两年成为中国首富。不过,即便一度登上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之巅,关于李河君的争议却从未停止。很多人认为他就是个笑话,是大忽悠;也有人说他是中国实业界的“科幻巨匠”。

  说他是笑话并非无源之水。上世纪90年代,李河君想凭借一己之力投资建设金安桥水电站,让“全中国都笑话”;2010年,他想靠薄膜发电,坚称“薄膜太阳能改变世界”,让“全世界都觉得很搞笑”。

  大忽悠也不是盖的。他曾说“汉能历来是‘剑走偏锋’,反方向走”;他也说过,八张十三水“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得到了‘势’,干什么事情都讲势,要顺势而为,不能逆势而动,方向是错误的,路线是错误的,干得越多越麻烦。”无论如何,李河君总能自圆其说。

  尽管沦为笑柄,可是李河君最终真的凭一己之力建成了金安桥这座全国最大的民营水电站。令无数人目瞪口呆。尽管“移动能源”之说至今没几个人认可,但汉能薄膜的确取得了不俗的技术成果:累计专利数10100件,主要技术路线的芯片转换率保持和打破六项世界纪录,全球第一个薄膜发电柔性芯片制造基地淄博基地已实现量产。

  对于从不愿走寻常路的李河君而言,向前一步是传奇,退后一步就是疯子。

  2018年10月,3年未能复牌的汉能薄膜宣布要私有化“回A”,并抛出私有化收购方案。4个月后,2019年2月26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与汉能薄膜发电发布联合公告称,汉能薄膜发电私有化方案获得香港证监会批准发布。

  根据私有化方案,收购规模约为549亿港元。这无疑是前首富李河君的第三场豪赌,是传奇还是疯子,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李河君这场倾尽身家的豪赌了。

  水成就了李河君

  按照惯例,首富往往都有一段白手起家的传奇往事。

  1967年8月,一个婴儿在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观塘乡呱呱落地。老实巴交的李可贤迎来了二儿子“李河君”。

  客家人素以低调沉稳著称,李河君却一改“家风”,喜剑走偏锋性格中透露着偏执。

  1983年,中国改革大潮汹涌,此时正读高二的李河君“偏要”提前参加高考,结果考取了广东当地一所师范院校。那个年代,但凡考上大学就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李河君却当着家人的面撕毁了录取通知书,他坚信自己属于更远的地方,他想去北京上重点大学。

  第二年,李河君如愿考取了北方交通大学(即现在的北京交通大学) 机械工程专业。生于个体化家庭的李河君生来对做生意很敏感。大学期间,李河君曾组织30多个同学,在学校食堂大门口卖了3天胶卷,不过最终只挣了12块钱。

  本科毕业后,他继续读研,但研究生还没毕业,1991年前后,李河君就从大学老师那里借来5万块,下海创业。此后,李河君倒卖过电子产品、玩具、矿泉水等,各种生意都尝试了一遍,最终赔了个精光。

  不过,他信心丝毫不减。带着十几位同学折腾了3年之后,李河君长沙麻将终于积累了七八千万元的初始资金,准备在能源行业大干一场。

  1994年底,李河君用1000多万元收购了河源老家东江上的一座装机容量为1500千瓦的小水电站,开启了他传奇的水电生意。当地人都说是水成就了李河君。河源三面环水,李家老宅门前就是一口池塘。

  1994年,他正式创立汉能集团,生意越做越大,投资的水电站规模也一路水涨船高。2003年,李河君以12亿元收购青海尼那水电站,这是当年最大的民营企业收购国有能源资产的收购案,名噪一时。

  与此同时,2002年,李河君决定投资建设总装机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在旁人看来,李河君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此大规模的水电站,即便是政府投建也是一项极为宏大且艰难的工程。在李河君的回忆里,建金安桥水电站是一件“全中国人都笑话,觉得不可能”的事。

  从2002年到2011年,李河君历时八年多,投资超过200亿元人民币,在恶劣的环境下,一锹土一锹土地建成了一个总装机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力发电站。金安桥水电站是目前为止世界上自行建设的最大的私营水电站,其装机规模比葛洲坝水电站还大10%。

  最高峰时期,金安桥水电站的建设每天需要投入1000万元资金,作业工人有近1万人。彼时,在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李河君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将此前收购、建设的优质水电站一个个出售。

  在《中国领先一把》一书中,李河君回忆道:“为了应对高峰时每天1000万元的投入,汉能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地出售,这些项目都凝聚了汉能人的心血,其中最可惜的是青海尼那水电站——汉能在2003年以12亿元收购,当时已并网发电。在最困难的时候,汉能将多年积攒下来的风险准备金全部投了进去,金安桥水电站项目却像无底洞一样总也填不满,最后我们甚至从汉能高管个人和家里借钱投资金安桥。”

  事实证明,李河君赌对了。金安桥水电站最后变成了他的“印钞机”,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收益。金安桥水电站迄今为止仍是全球规模领先、世界上最大的民营水电站,比著名的胡佛大坝还要大三分之一。高峰时,金安桥水电站每天为他赚得近百万元,至今仍是汉能集团的核心资产。

  “科幻巨匠”

  2006年,李河君当选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会长。彼时,光伏行业是新能源的风口。他发现很多企业家都在做光伏,研究了三四年之后,李河君决心进军光伏行业。

  李河君延续了“不走平常路”的本性,选择光伏行业最非主流,最难走的一条路——薄膜发电。

  2010年,眼看着金安桥水电站建成在即,李河君开始用水电站赚来的钱研究薄膜发电技术。此后,他的事业重心开始从水电站转向光伏发电。从此,“薄膜太阳能改变世界”成为了李河君的口头禅以及他坚信的理念。认定了太阳能薄膜发电的前景后,李河君开始“疯狂”扩张,不到一年的时间,汉能就签下8个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总产能5GW,投资总额高达1311亿元。

  2011年,李河君通过收购在港交所上市的铂阳太阳能将汉能薄膜发电借壳上市。此后四年,汉能薄膜太阳能的经营数据犹如火箭般蹿升。2011年-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不过,汉能薄膜的股价却纹丝不动,维持在0.3港元每股上下,2014年才渐渐升到1港元-2港元每股。

  2013年10月16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出炉,李河君以665亿人民币的净资产首次上榜,并位列第四,成为富豪榜上新能源业的第一人。

  2013年,李河君的首部著作《中国领先一把--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中国》出版,该书强调:工业革命本质是能源的革命,未来人类对能源的竞争,不再是资源的竞争,而是核心技术的竞争。同时,该书还系统阐述了"薄膜发电和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将带来人类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战略判断。

  2014年,李河君首次提出"移动能源"的概念。他认为高效的、柔性的薄膜发电技术,可以使人类告别通过传统的燃烧获得和使用能源的方式,每个个体都能成为发电的主体,实现能源的无处不在,从而使能源利用变得更方便、更安全、更环保、更智能,使人类进入一个以分布式为趋势的发电方式的新时代。

  不过,他的“薄膜发电”却一直被全世界当做笑话。李河君也被称作实业界的“科幻巨匠”。

  2014年底,汉能薄膜的股价坐上了“直升机”。

  2014年11月,长期无人问津的汉能股价悄然爬升,到当年底已接近3港元。进入20二八杠输精光15年,汉能股价再度阶段性上涨,2个月内便突破4港元,总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持有汉能控股97.57%、持有上市公司73%股权的李河君迎来了人生巅峰。2014年和2015年,李河君连续两年当选中国首富。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能源行业的首富。

  光环的背后,危机也在暗自滋长。从2013年开始,中国光伏产业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迹象。到2015年,光伏产业甚至被认为是夕阳产业。鼎盛之时,规模和利润冲淡了一切。随着产业的式微,一些原本被利润掩盖的问题就再也遮不住了。

  第三场豪赌

  2014年5月20日这一天是李河君人生的分水岭。

  这一天,汉能的股价在开盘后短短半小时内,从7.35港元跌至3.91港元,跌幅高达47%,创造了当时沪港通股票的最大单日跌幅。汉能紧急停牌时,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了1442亿港元,李河君的财富当日就缩水千亿。

  起初,他对股价闪崩不以为然。当天晚上,他在河北演讲时还说,“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与媒体谈及此事时,他坚称是有人要做空汉能薄膜发电。在暴跌发生的一个月后,李河君对媒体记者颇为神秘地说,“我不能和你说是谁在做空汉能,但是如果别人也了解真相的话,会大吃一惊。”

  随后,汉能薄膜的关联交易事件曝出。2015年业绩大“变脸”,营收骤降至28亿港元,净利润从2014年盈利32亿港元变成净亏损122.34亿港元。

  此时,李河君又展示了大忽悠的本色,“关联交易是一个过程,之前大家不知道什么叫薄膜、移动能源,大股东扶持一下,就像父母扶持孩子成长。”、“关联交易目的是为了不关联交易,孩子长大了,父母就会让他面对风雨,但当他只有三五岁的时候不行。”

  可是,资本市场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2015年7月15日,在主动申请临时停牌后两个月,汉能薄膜曾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股票交易,并不得复牌,有关调查继续。在3年未能复牌的情况下,汉能薄膜已经走在退市的边缘。

  2018年10月,3年未能复牌的汉能薄膜宣布要私有化“回A”,并抛出私有化收购方案。

  博雅斗地主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汉能薄膜发电实现营收204亿港元,同比增长约615%,净利润73.29亿港元,同比增长近30倍。在接受《财约你》采访时,李河君说:“我觉得汉能就是这样的(指数型组织),一个企业什么时候有爆发性增长,我觉得不是30%到50%的增长,要三倍到五倍的增长,才是爆发式增长。”

  李河君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但凡伟大的公司,都应该是“逆周期成长”。此时,李河君已经全然不记得当初的窘境,自顾自地吹嘘了起来。

  4个月后,2019年2月26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与汉能薄膜发电发布联合公告称,汉能薄膜发电私有化方案获得香港证监会批准发布。在私有化方案中,汉能薄膜私有化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按照当时的股本计算,收购规模约为549亿港元。

  这对汉能薄膜而言并不是一笔小数目。此时选择私有化回A也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不过,一向我行我素的李河君并不在乎。

  据野马财经报道,2018年上半年,汉能薄膜营收大增6倍至200多亿港元,真正推高营收的是一笔合同资产。汉能薄膜中报显示,这笔128亿港元合同资产主要来源于9个公司。天眼查显示,这些公司大都存在多次工商变更,并且相互间有着股权关系。

  李河君会在同一个地方栽跟头么?

  他的第三场豪赌究竟会如何收场,还需拭目以待。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搜索